KAKYO

JOJO/DC/MARVEL/MHA/GUNDAM

喜欢的东西比较杂,唔好意思:^D

[承花] 哨兵向导paro

我家就在221B

  其实并不懂这个设定……随便写写('・ω・')
  好久没出现码字我有罪……orz

  随便看看,愿得诸君一笑……

…………………………………………………………

  承太郎刚认识花京院那会,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的向导。
  可惜,他错在了他以为。

  在哨兵集训地——塔 中,替身哨兵是作战核心,领导管理普通哨兵训练,待遇也比普通哨兵优厚。
  空条承太郎,在替身觉醒之前就已经是塔中的哨兵高手,几乎所有老兵在给新兵蛋子训练的时候都会用手指着远处的承太郎说什么给我瞧着点别招惹人家或是瞅见了没有人家没替身就这么牛逼之类种种。
  更何况他家的优秀血统和过硬的家底,没有哪个哨兵不把他当作人生终极目标。
  可替身觉醒后,空条承太郎觉得更加无聊。
  打个比方来说,以前,和塔中的哨兵对打或是群殴(承太郎是主殴且是少数的那方)像是一个学霸在做难题,虽有困难但马上迎刃而解。但是有了替身之后,他就变学神了。
  也就是说,单方面的训练环境已经是在束缚他了。
  所以上级马上给他硬件升级,把他从普通哨兵塔中提出来,调到了中央的专门替身哨兵训练塔中。
  替身训练塔这里也可以见到普通哨兵,只不过比重少了很多,大多是为替身哨兵服务的,不过经验老道的普通哨兵在这还是很有发言权的。
  然后,最大的一点不同,就是向导。
  以前的塔,很少见到向导,完全是珍惜品,得到向导的精神安抚对一个哨兵各方面素质的提高简直是一个跳板一样的过程,也就是说,经过向导安抚过的哨兵,往往进步飞速。
  但是这里不同。
  上级下达的指令是,一个月内选好你的向导。
  这什么,非诚勿扰么?
  承太郎冷着脸没吐槽,早些年,在普通塔中他见过向导,觉得向导也只不过是普通人类,精神力强些罢了,没怎么在意过。
  然而,他在这座替身训练塔中,确确实实感受到了不同。
  成双成对。
  几乎每一个哨兵身边都有一个向导,对,他可以闻出来,向导的信息素跟哨兵不同。
  在报道那天,承太郎被聒噪的法国友人带着熟悉环境,然后就看见了花京院。

  红发,紫眸,不借助白金的眼力便可看见的纤细腰肢,以及,在他面前走过时背影留下的雪白后颈。
  还有长得那么好看的向导?
  “喂…喂,承太郎,承太郎!”
  回过神来,波鲁那雷夫已经在他眼前招手了,
  “怎么了。”
  “我说承太郎,你眼睛刚才都看直了吧,那个花京院,你就别想了!”
  “?你认识他?”
  “嚯~那个深刻的肘击我可忘不了!你别看着他人笑起来挺好看的,内里简直魔鬼,不过……在哨兵里评价都很高。”
  “哨兵…里?”
  “啊呀,忘了跟你说,即使你这一个月没找到终身搭档,也不愁提高,去向导室就行,找个技术好的向导……”
  “停。听起来有些不可告人的内幕。”
  “切,承太郎你想什么呢!只是精神安抚而已,帮助哨兵找到自身不足顺便克服恐惧知道下一阶段训练方向而已,真想不到你会往那方面想啊承太郎……”
  “……是你的话太有歧义了吧,波鲁那雷夫。”把向导说成……安抚工具的感觉……
  “算啦算啦,你自己再转转?我想起来我好久没找那个美女向导啦,啊,那柔软的大腿……”
  ……还说没有内幕?

  好吧,他错了,他承认波鲁那雷夫的话,是他想多了。
  因为他此时正枕在花京院的大腿上。
  “第一次?”
  “……嗯。”
  这对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这么想着,眉间落上了一只温软的手,它轻轻揉动承太郎长年皱起的眉心,清朗声音上方响起,
  “你这里,有皱纹。”
  然后?然后承太郎就没有意识了。

  承太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来到了向导室,说实话,装修挺讲究,里面向导也挺多,有的向导看见他眼睛都亮了,尤其女性。
  不过当他询问“花京院”这个名字的时候,那些美女向导们全都微微一笑。
  “来找典明呢~”
  “典明那么可爱,我们都不舍得把他介绍给别的哨兵呢……”
  “啊呀,上次有个哨兵来找他差点求婚了呢……”

  诸君,听起来像不像挖苦讽刺的对话?承太郎差点就信了,想着这个叫花京院的人缘似乎不太好啊……但是当花京院从里屋走出的时候,承太郎发现自己错了。
  本来对自己挺热心的美女向导都去拥抱典明,明显是关系非常好。
  后来知道了那些美丽的向导姐姐都把他当作弟弟或者闺蜜,某人才罢休。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被花京院领进屋,坐在沙发上,花京院好奇地看着他。
  “不躺下吗?”
  ??等等,这么快就……
  “摘下帽子,头枕在我腿上就可以了。”白皙的手拍拍腿,像在邀请。
  “……”
  事实是承太郎照做了。
  他好奇,那些有幸得到哨兵安抚的老兵们把向导的安抚传的神乎其神,并且回味时脸上所带的安心微笑不像是在骗人。
  他怀着这份探究,进入了花京院的世界。

  风的声音。
  还有海浪。
  咸腥的味道让他看清了眼前的画面。蓝天碧海,他躺在沙滩上。
  我不是(躺)在花京院腿上么?
  回头,却看见了白金。
  青色巨人的深邃双眸却没有看着承太郎,承太郎顺着白金眼光望去,发现沙滩上不远处的小男孩。
  小男孩一头黑发,一双碧绿眼睛,面孔虽稚嫩但谁都看得出来这将来一定是个帅哥。

  这他妈不是小时候的我么?
  承太郎看着那个以前的自己,稍微想起了童年和荷莉一起去海边的经历,现在因为训练,好久没看到她了。

  不知妈妈怎么样了啊……
  ?意外的没有叫婆娘。
  他看着那个曾经无忧无虑的自己和荷莉在沙滩上奔跑嬉戏……旁边的白金拍了拍他的肩。
  顺着白金的手,他看到了本不应该存在的另一人——
  花京院?
  远处的花京院笑眯眯的望着他,不急不缓地向他走来,语气带着令人令人放松的说笑。
  “确实跟别人不太一样呢,空条承太郎。”
  “此话怎讲?”
  花京院蹲下,手指在沙滩上画着些未知的图案。
  “别的哨兵的意识空间很少有这么干净的。”
  “?”这个向导什么意思。
  “承太郎先生是处子吧?”
  “……你什么意思?”
  花京院起身,抬头看着那双绿宝石,又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突然笑了。
  “喂……你……”承太郎莫名其妙,觉得有点火大。
  “没接触过性事的处子才会怀恋母亲和大海,或者说……你心地太纯净了。而且……我猜……”
  花京院伸手勾住承太郎的链子,声音贴着他的耳朵。
  “你见我第一面的时候是不是在想什么很糟糕的事情?”

  醒了。
  花京院在泡茶,绿色叶子在杯中起起伏伏,承太郎觉得刚才自己好像精神似乎真的有点恍惚。
  “感觉怎么样?”紫色琉璃笑着看他。
  “……不记得了。”确实不记得了,在梦里梦见了什么,但是……好像是个美梦。
  “我在系统查了一下你的训练计划,下午有一个射击测试,我跟你一起去?”
  “……为什么。”
  “你似乎不相信向导的作用,我想给你示范下。”花京院用手指把玩着刘海。
  承太郎挑眉,没说话。

  操。
  承太郎差点就把手里枪扔了,然而他也这样做了,射击室里没别人,不会误伤。
  他转头盯着花京院那双紫色妖精般的眼睛。
  “…你到底对我做什么了。”
  “精神催眠。让你产生目标认知障碍。”
  “所以理应十发十环生让你弄成了三环四环?”我会被开除。
  “没有录入系统啦,别紧张。只是证明一下向导不是吃白饭的。”花京院眨了下眼睛。
  “……我没说你是吃白饭的。”
  “说谎可不好哦,承太郎,我在你意识海里可是清楚看见了。”
  “……”
  这个向导不简单。
  影响白金需要多大的精神力?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以精准,速度和力量为优势的白金居然在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向导影响下彻底没用了,而且,他心里有一股莫名的焦躁。
  “那么现在我们换个射击方式。”花京院放出了法皇。
  等等这个向导有替身?
  承太郎还没彻底消化掉这个信息,花京院已经把射击工具和靶子换了新。
  靶子……等等,是一支铅笔。
  “这次不用枪。”
  射程也超过了白金射击精准度最高的范围。
  “那么用什么?”
  “直径三毫米的铅弹,对,就是那个。”
  连手都捏不住怎么打?
  “玩过弹弓吗?”
  ?
  “用法皇。”那双看起来比自己小一号的手握住他的,绿色藤蔓般的替身拉伸为纤细带状,盘在承太郎手上。
  “再用白金试试?”比自己矮了一头的红发仰过去,取而代之的是含笑的眼睛。
  看着那双眼睛为什么会感到心安。
  白金捏住法皇。……柔软光滑,也没有那么滑不溜手。
  简直……像是天生为白金而生的。
  “啪!”
 
  铅笔是躺着放的,如果承太郎没猜错的话,花京院的射击是指……
  法皇已经把铅笔递到面前。
  铅笔芯没了。
  弹道完美贯穿铅笔笔身,铅笔内缘光滑笔直,凑到眼前可以看到另一端的小孔。
  另外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铅笔是纳米材料做的。
  “专门做训练当然不能用简单的铅笔,太浪费树木了。”花京院眨眨眼睛。
  这就是向导与哨兵配合的感觉?
  承太郎愣了。
 
 



……………………………………………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orz………
  哦呀,因为要做眼睛手术所以短时间是没有后续的。
  打我打我……(被欧拉
 
 

评论
热度 ( 25 )
  1. KAKYO我家就在221B 转载了此文字
    我家就在221B

© KAK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