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KYO

JOJO/DC/MARVEL/MHA/GUNDAM

喜欢的东西比较杂,唔好意思:^D

【胡乱写】天太热

无心

在大热天还不停上下楼几乎吐魂蹦出来的脑洞


一定程度的角色崩坏,慎入


===============================


“我说你们啊,这个季节还穿成这样真的不要紧吗?

 

“学生就得有学生的样子,无论什么场合都该有身为学生的自觉”

 

“….这个理由在这个星期我已经听你说过3次了花京院“

 

“波鲁纳雷夫,你知不知道你很吵啊?”

 

“承太郎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嘛随便你们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波鲁纳雷夫并不是第一次踏足日本,但这一年日本的夏天实在是热得太夸张了,前几天的雨水根本没让热量变得缓和,还让天气变得沉闷不已,简直是火上浇油,即使已经穿上了最凉爽的衣装走了几步就已经受不了了,这让他不禁怀疑----日本的高中生都是怪物吗?

 

或许“怪物”应该仅限于他面前的这两位朋友------现实中的所见告诉他这里的学生并非只有那种看着就热的制服,但从他下飞机到现在,就从没见过承太郎和花京院换过应季的服装。即使问,得到的永远是花京院淡淡的一句“学生就得有学生的样子,无论什么场合都该有身为学生的自觉”以及承太郎仿佛在说“少多管闲事”的白眼

 

不过说起来,这两个家伙最近的状态似乎不大对。在花京院的伤势恢复后两人的感情就向几位战友以及双方的亲属公开了,所幸各位长辈都比较开明,所以现在两人还能形影不离地一起进行着日常。虽说是在交往,但两人并不是那种唧唧我我黏糊糊的类型,乍一看只是平凡的同学和朋友,只是偶尔不经意间展现出的亲密揭示着他们真正的关系,当然这些不是今天要说的-------现在的承太郎和花京院虽然还是一同出行,但总觉得有种距离感,也不怎么和对方说话

 

小情侣之间的赌气么….如果是平时波鲁纳雷夫大概会充当一回调解员,但现在看着这对情侣的火气….也许他的战车可以与白金之星的拳头拼个平手,但他绝对不想被冬瓜大的绿宝石水花砸出脑震荡

 

至于理由,就只有二人自己心里清楚了。今天的补习班一结束二人就率先走出了教室门,气势汹汹地往校门赶,几乎实体化的怒气让过往师生纷纷避让,生怕一个动作不对得罪了某个番长级别的家伙。在无言地狂蹬脚踏车一路飞驰后,几乎能飚出火的车轮终于在空条宅门口停下了。

 

“喂,刚才在路上看你似乎有点体力不支啊”

“我倒是看到你才骑几里路就大喘气了呢,空条承太郎同学”

 

两人互相横眉冷对了一阵,承太郎毫无顾忌地将皮鞋踹到玄关外,即使贺莉和贞夫今天不在,花京院依旧有条不紊地将换下的鞋整齐地摆在台阶下,但依旧狠狠地在地板上踩出了点声音以示嘲讽。承太郎横了他一眼,以几乎把地板踏穿的力度作为回应,咚咚咚地走向了自己的房间,将书包随便一扔拉开了木门坐在和室的边沿上。花京院紧随其后,与他面对面正襟而坐

 

今天就连风都是滚烫滚烫的,加上闷热的空气与嘈杂的蝉鸣,将房间里的气氛变得越发令人烦躁。头发仿佛被汗粘在了帽子里,汗水顺着脸颊汩汩地淌着,紫色T恤已经被沾湿了几大块,但承太郎丝毫没有摘下它的意思,碧瞳瞪向对面的紫眸------花京院精心梳理的发型被汗水糊着脱了形,甚至还能看到汗滴顺着因汗湿而变得奄奄的刘海与碎发滴在地板上,但这搓刘海的主人没有丝毫示弱的意思,眼镜后的双瞳拧着伤疤,与对方紧皱的双目对峙,一句话也不说。空条宅里又恢复了沉默,可怕的沉默

 

如果换一个场景换一个服饰,现在房间里的气氛差不多就是两名武士在拔刀之前的聚力与对峙一般紧张而严肃,但现实却是两个大汗淋漓穿着厚厚制服的高中生因为无人所知的理由用眼神想杀死彼此。如果此刻有熟人闯进来,大概会直接脱口而出“你们脑子烧了么”,但现在他们根本不在乎

 

总之,承太郎很生气,花京院也很生气。如果不为那件事做个了断,恐怕他们还得继续生气下去,这钟天气真是会令人变得不计后果。房间外的树影随着太阳愈发向西而缓缓地挪移,庭院里的添水竹不知敲打了多少次,每敲一次承太郎仿佛觉得自己的神志就模糊了一分,但他也满意地看到花京院渐渐时不时顿头,眼镜后的紫眸仿佛也蒙上了一层雾气

 

“想放弃还来得及”

“那是我的台词”

 

视野中的花京院猛地模糊了一阵,承太郎立刻下意识地扶正了快要歪倒的重心,昂起头挑衅地看向对方,但他恼怒地看到花京院的背后以及脸旁多了几份绿色-----法皇不知什么时候被召唤了出来,变为触手状的它抓着几块光滑冰凉的绿宝石贴在花京院外露的皮肤上,花京院冷笑了一声,无言地用侧脸轻蹭凉爽的宝石

 

“想要的话可以直说”

“没那个必要”

 

白金之星在承太郎背后猛然出现,但眼前的景象让它瞬间懵逼了,紫色的巨人无助地左右环视了很久,最后在宿主冷眼的呵斥下飘到了隔壁房间,回来时双手多出了两把小团扇,白金之星以它A级的速度呼啦呼啦地对着承太郎猛扇-----当然承太郎提前命令它呆在特定的位置,以防止对方蹭到一丝一毫的风。

 

“想要的话尽管说”

“原话奉还,顺便一说,现在你的样子就像在哭鼻子”

 

花京院脸上的冷笑依旧顽固地僵在原处,将承太郎满脸淌汗的样子脑补成流眼泪并不能让他的心情平复。无言中他命令法皇加快了更换宝石的速度,顺便让其中一支触手按下了一旁的电扇的开关,然后将风力完全对着自己。但还没来得及得意,眨眼间对面瞬间多出了一大把物件---------电扇,冰袋,冷毛巾,还有一支冒着冷气的冰棒叼在承太郎嘴里

 

妈的时停。

 

承太郎“嘎嘣”一声啃断了冰棒以示回应,张开双臂示意身边丰厚的降暑工具,花京院愤愤地扔出一块绿宝石砸向承太郎,但毫无疑问地被白金之星接住了

 

“想要就说,别客气”

“你是复读机么?”

 

花京院狠拧着眉头,面前的道具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仿佛凉爽之神已经站到了承太郎一边,越发烦躁与眩晕的心情开始暗示他这是一场必败的战斗。但是就在他几乎要认输时,随着添水竹再一次敲打,前一秒还满满得意的承太郎突然眼一翻,扑通一声仰面倒了下去

 

差点忘了,替身攻击是很耗神的。涌起的担心趋势花京院赶紧上前察看,但自己也眼前一黑,腿一软栽进了对方怀里,但临昏倒的前一秒也令他确认了对方平稳的呼吸

 

“这次你输了….谁叫你…..偷吃我的冰淇淋大福…..”

 

然后,耐不住眩晕的他在满是汗臭的胸膛上晕了过去。白金之星和变为人形的法皇面面相觑,最终无奈耸肩

 

自己的宿主,是个笨蛋

 

平淡地面对了残酷的现实后,两个替身就地利用满屋的降暑用品开始为自己的笨蛋主人降起了火气

 

 


评论
热度 ( 18 )
  1. KAKYO无心 转载了此文字
    无心

© KAK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