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KYO

JOJO/DC/MARVEL/MHA/GUNDAM

喜欢的东西比较杂,唔好意思:^D

【承花】感恩节

谁家哒gee

-感恩节愉快wwww终于迎来假期也能更一小段承花

-火鸡不好吃- -应该是我没福分吃上好吃的火鸡

 

这么多的菜对于三个人来说有点多了,没有人说话时只能听到银刀切割时划在白瓷盘上细碎的声音。饭堂的灯光有点偏黄,照着刚刚从烤箱里移出来的食物,配上升腾的白色雾气和香味,令人食欲大开。花京院学着承太郎的动作给切下的一块鸡肉淋上一层深黄色的汤汁,带着浓浓黄油香气偏咸的酱汁配上火鸡肉的粗纤维,出乎意料的好吃。

 

从埃及回来一直受着SPW财团的照顾,接受着最好的治疗。原本对此毫不知情的父母在接到花京院受伤的消息感到无比震惊和悲伤。但是在医院里遇到带着泪痕鞠躬道歉的承太郎和帮忙照顾的贺莉以后,心情也慢慢平静下来。在漫长住院期两家人一来二去,渐渐熟络起来。花京院醒来最先看到的是承太郎,隔着重症病房厚厚的玻璃,看着把拳头紧紧压在玻璃上一脸紧张的承太郎,花京院忍耐着剧烈的疼痛回应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从原本昏迷不醒到渐渐恢复身体机能,办理了休学手续的承太郎都一直陪着他。承太郎并不擅长照顾人,想起第一次坚持架着行动不便的自己去洗手间时两人都尴尬地满脸通红,花京院忍不住在餐桌上笑出声来。

 

“还和口味吗,典明?再添一些土豆泥吗?”“谢谢,非常好吃!但是已经饱了。”

 

受过严重损伤的身体并不能消化太多的食物,花京院对食物没有什么执念。只不过伤痛过后的后遗症也有让自己在意的,法皇在那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原本替身应该是个人精神力的象征,这样的一场失败难道把自己的精神力完全的摧毁了吗?自己也并不是在意法皇的力量,而是一直以来孤独的自己只有法皇陪在身边,失去了法皇就像失去了挚友一样。花京院渐渐觉得嘴里的味道有些发苦,咀嚼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口味不习惯就少吃点,反正餐后还有樱桃派。”承太郎在桌下安抚地拍了拍花京院的大腿,惹地对方红着脸给自己回敬了一个毫无震慑力的生气眼神。

 

贺莉笑着慢慢说着关于感恩节的传说,也聊起关于承太郎小时候的趣事,“感恩节能和典明一起度过真好呢,在JOJO上了高中以后他就嫌麻烦不愿意和我一起吃感恩节大餐了。今年听说典明会来,承太郎才愿意乖乖留在家里~看样子是真的交上朋友了呢~典明以后都来我们家里过感恩节吧?”

 

“嗯,一定会来的。”

 

花京院偏头看向承太郎棱角分明的侧脸,想到那时候也是从这个角度看向承太郎。那时候的自己一定很狼狈吧·····在复健训练的疼痛中努力想要直起身子,从四周伸展出来的固定用松紧带分担了很大一部分体重,但是却还是难以用腰部力量把上半身撑起来。倔强地不愿中止毫无进展的复健练习,直到汗水流进眼里,火辣辣的刺激出了没完没了的眼泪。那时候被承太郎从机器上抱进轮椅里,他半跪在自己身边擦拭着不断涌出的泪水。“法皇····没有再出来·····”宽厚的大手挑开碍事的红色刘海,在自己的脸颊上温柔的蹭着,“那有什么关系呢,你还有我。我会一直保护你,一直在你身边的。”

 

 

“典明有什么要感恩的吗?在过去的一年?”

 

咬下樱桃派的一角,酥脆饼皮内樱桃果酱顺着空隙溢了满嘴香甜,“嗯···感谢我也终于交到了朋友吧。”

 

桌子下两人的手十指相扣紧握着,花京院看向承太郎深绿色的眼球中倒映着的自己,露出了无法掩饰的幸福笑容。


评论
热度 ( 23 )
  1. KAKYO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谁家哒gee

© KAK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