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KYO

JOJO/DC/MARVEL/MHA/GUNDAM

喜欢的东西比较杂,唔好意思:^D

【承花】元旦贺文

谁家哒gee

-跨年我抱着头像里的熊在家里看书- -

-跨年安心吃了碗泡面 一脸心满意足

-开年第一天就睡过头

 

下意识做出的第一反应表现出这个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比如在听到问题后不易察觉的微微摇头,比经过考虑有着各种顾虑而做出的口头回答更加可信。

 

承太郎在口袋里捏着的两张跨年演唱会门票已经被手心冒出的汗沾湿了,他把正准备往外走的花京院在课室门前拦下,原本冒失问出口“愿意和我一起去看跨年演唱会吗”的话在喉咙眼犹豫地绕了两个圈,变成了“花京院你明天有安排吗?”

 

“没有什么安排,明天应该到处都是人吧。”花京院手里捧着刚刚收齐的作业,上一节课老师拖堂拖得有些久,他要赶着在下一节课上课前把作业交过去。被承太郎挡在门口的花京院回复地心不在焉,满脑子想的是还剩下三分钟让自己跑上两层楼再跑下来才能赶上下一节课。

 

“那你明天打算参加些什么活动吗?比如看跨年演唱会什么的。”“JOJO,”花京院的眼里透着些不耐烦,他把捧着作业的手收紧了些,身子贴着门框想要从承太郎的宽肩膀旁边挤出去,“你知道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花京院抬起手臂看了看表,“而且明天晚上九点地铁就停运了,太不方便了。我还是····”

 

“来我家好吗,贺莉和她的朋友跨年去了。我不知道怎么煮家里的东西。”

 

花京院垂着眼摇了摇头,摆动的幅度不大却还是被承太郎看在眼里,“好····”嘴里吐出心口不一的回答听起来有些犹豫,他踏着上课铃声在走廊上奔跑,留给承太郎一个不情不愿的背影。

 

 

 

承太郎想了很久,在发出邀请后花京院下意识的摇头究竟是,对自己不会做饭感到失望,对要出来跨年感到不满,还是不想和自己在一起。从前一晚的失眠直到第二天下课后两人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承太郎看着花京院看起来心情不错的侧脸,依旧在想着这个问题,对烦恼的思考最终被花京院的提问打断,“JOJO,要买些什么去家里吗?食材之类的?”“不用,家里有很多。”花京院的笑脸让自己思绪有些缓和,但潜意识里依旧对昨天花京院为难的表情耿耿于怀。

 

花京院阻止了承太郎把速冻层微博食品全部拿出来的行为,插着腰说,“你这几天就吃这个?”得到肯定回答后花京院拿起贺莉的围裙,围在自己身上。打开冰箱保鲜层看了眼,再从储物室里翻出两个土豆,“吃咖喱吧,承太郎你去外面等着,晚饭交给我。”

 

承太郎从未觉得等待吃饭是一件这么煎熬的事情,他把柜子里的威士忌放进冰箱放了不到十分钟后又拿出来,只为了经过厨房看看那个忙碌的身影。花京院看出他的窘迫,让他靠过来,把煮的差不多变得柔软的胡萝卜放在勺子里吹了又吹,“承太郎,来试试味道。”花京院认真看着承太郎咀嚼着的表情,脸颊左侧鼓起一小块食物的痕迹。吞咽下去喉结上下活动着,接着被汤汁沾湿的嘴唇说了句,“很好吃。”

 

大概是食物香味太盛,花京院也忍不住看着承太郎的脸做了反射性的吞咽动作,脸刷的红了。承太郎毫不掩饰地盯着他看,直到花京院把他推出厨房让他在饭厅安心等着开饭。

 

 

 

洗完碗擦干手坐在被炉旁边,花京院伸进去的脚慢慢碰到了承太郎,又小心翼翼的往回缩了十公分。等候零点倒时前的节目对于花京院来说有些无聊,他歪着头,红色刘海随着因为犯困不断低头的动作拖在桌面上。承太郎也不喜欢这样喜庆却无趣的歌舞演出,他拿出半冻不冻的威士忌,问花京院要不要来上一杯。“医生说还是不要喝这些刺激性的东西·····”花京院下意识地捂着肚子上的疤痕回答着,也看到了承太郎黯淡下去的脸色,“不过大概小半杯还是可以的?给我来一点吧?毕竟过节······”承太郎没答应,起身去冰箱给他拿了一罐含低度酒精的樱桃味调和饮料。想了想,又把易拉罐打开倒了半罐出来,这才放心的递给花京院。花京院酒量不好,也不喜欢酒精带来的辛辣口感,但还是对这样过度保护的行为瘪了瘪嘴。几口喝完了半罐,花京院被二氧化碳膨胀出来的气泡刺激地轻轻打了个樱桃味的嗝。在承太郎起身去拿冰块的时候把剩下的半罐也偷偷喝完了。花京院是喝上半罐啤酒就会全身发红的体质,承太郎连着看完了电视里两个偶像组合的演唱,再扭头看向花京院的时候,红发少年虽然装作一脸若无其事但是脸颊和脖子都已经微微的发红了。

 

承太郎抬手要去晃那个易拉罐,那个可怜的罐子却被花京院一把夺过去藏在怀里。“花京院,你把它偷偷喝了?”“我没有。”“给我看看。”“不行。”

 

承太郎在被炉里用脚去探花京院,轻轻踩住了他的脚踝。花京院像斗气一样不甘示弱地踩上承太郎的大腿,还装模作样地扭转着脚踝碾了碾对方健壮的腿部肌肉。“真是够了····”承太郎抓住对方的脚踝,看着花京院笑着躺在地上,脚却还在不安分的乱踩。承太郎把对方拖向自己,却听到花京院挣扎着挥动手臂猛地磕在桌沿发出“呯”的一声巨响。接着是“唔···”,像小动物受伤一般发出了委屈的声音。

 

“花京院!没事吧?”承太郎连忙起身走到花京院那边,就看到半个身子还在被炉里的花京院捂着手肘,挡着脸,身子还在不断地抖动着。承太郎以为这真是磕到痛处了,花京院已经疼得哭起来了,扯着手腕要把对方拉起来却发现他是在笑。笑得眼睛弯成一道弧线,细细密密的睫毛夹在中间因为停不下来的笑而不断地抖着。承太郎把花京院按在怀里,顾不上对方的挣扎直接吻上那弯成弧度的唇。承太郎一只手捏着他的腰,另一只手把原本捂着脸的手握在手心,花京院还在笑,让承太郎不得不停下来说了句“专心点。”

 

花京院的口中带着樱桃味饮料的甜交织着承太郎嘴里残留威士忌的辣,让两人交换了一个浓烈香甜的吻。花京院慢慢停下了笑安心地品尝着探进自己口中的舌尖。承太郎把花京院的身体扭转了一个方向,花京院顺从地跨j骑在他的大腿上,互相勾着对方的肩膀贪婪地加深了这个没完没了的吻。花京院感觉到两人的口水顺着自己的下巴和脖颈往领口流,难为情地把承太郎的制服揪的一团糟,但是承太郎按在自己后脑勺上的手强硬表示着不愿结束这个吻。

 

“唔···承···承太郎···不要了····”抵着胸膛向后退缩的花京院软在对方的臂弯里,湿润的眼角带着求饶的意味,在分开后又把头埋进承太郎胸前示好地蹭了两蹭。窗外响起了新年到来庆祝的烟花声,两人这才反应过来已经错过了倒计时。不过能和对方一起跨年的愿望已经达成,形式上的事不做也罢。

 

被压在床上的花京院勾着承太郎的脖子贴在耳边说了句新年快乐,支起身子解着纽扣的承太郎松了一口气,“我以为你不愿意和我一起跨年····”“嗯?”“我问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跨年的时候你下意识地摇头了。”被指腹滑上腰间的花京院无法控制地颤栗了起来,引得压在身上的人发出了轻笑。花京院听到承太郎的笑声,轻轻的拍了腰上的手一巴掌,在黑暗中发出清脆的一声,“别摸那里,痒····我没有不愿意,但是那时候急着交作业···你就不能挑个好时机和我提跨年的事?”

 

“你觉得是作业重要还是我重要?”

 

“承太郎·····这些东西总要看时机的。”

 

“典明·····”

 

“你重要。我爱你,承太郎。”

 

END


评论
热度 ( 27 )
  1. KAKYO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谁家哒gee

© KAK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