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KYO

JOJO/DC/MARVEL/MHA/GUNDAM

喜欢的东西比较杂,唔好意思:^D

【承花】情人节贺文

谁家哒gee

-我这还是14号!不算迟到wwww

-承太郎x生存院

-论宠妻狂魔承太郎如何帮助爱人克服新婚焦躁症

-张嘴吃糖

 

锋利的美工刀滑过纸箱的封口发出“呲啦”一声,把里面的书籍一本本移上书架后花京院伸展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腰,这是最后一个纸箱了。

 

在两人决定同居后花京院花了一段时间去找新房子和清理旧物。虽然他知道这些琐事完全可以交给下面的人去处理,而且承太郎也能找到一个足够大的空间去把花京院不舍得丢弃的全部旧物移入,但心里总是带着一丝要亲力亲为的执念。花京院用手梳理了一下被汗稍稍浸湿的红色刘海,虽然恢复后体力不如从前,搬家也确实累人,但他却异常享受这种把未来把握在手中慢慢布置好的过程。这几天心中的喜悦无法抑制地写在脸上,连承太郎都忍不住说,“花京院,你看起来就像个兴奋的新娘。”

 

花京院有些不满这样的形容,但还是掩饰不住地感觉到脸渐渐烧起来。今天是情人节,承太郎说会赶在下班高峰期前回来接他晚餐。在今早出门时承太郎搂着花京院在吻了又吻,看着爱人的眼里带着要溢出的柔情,不善言辞的承太郎只不断的说“等我回来,花京院。等我。”

 

大概算是给同居生活开个好头,至少花京院在两个小时前还是这样想的。

 

承太郎回来晚了,手上还夹着个惹人讨厌的东西。坐在昏暗客厅里花京院看到那个绿色的袋子和里面隐约的形状,猛地张开了法皇的触手。绿莹莹的触手发着渗人的寒光,花京院站在网的中间,看起来像那个传说中力大无穷脾气暴躁的蜘蛛妖怪,“JOJO,你最好把那个东西给我丢了。”

 

承太郎的手上被法皇缠了三道,力度不小,虽然还没到会造成伤害的程度。他护着手里的东西,眼里没有一丝动摇,只淡淡的问“为什么?”

 

承太郎有很多个备选方案,白金之星可以限制住法皇的动作,时停可以让自己马上靠近暴躁地像个刺猬的花京院,在情人节没什么是来一炮不能解决的。他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完全能转移花京院的注意力让两人过上个甜甜蜜蜜或者带点湿漉漉意味的情人节。但是他还是选择了这样直截了当不讨好的解决方法,他坦诚地问,“为什么。”

 

花京院大概知道承太郎手里拿的是什么,如果袋子里的东西没有被换掉的话。那是一个海豚毛绒玩具,算起来有些年份了。按理来说给小朋友的玩偶一般使用寿命不长,就算只是睡觉抱着也会有磨损导致变形,最终都改不了被丢掉的命运。但是这个不一样,这是花京院以前最喜欢的玩具,倒不如说是他无法选择。花京院只有这么一个玩偶,而且对它极其爱惜。

 

花京院知道这有些不太正常,小孩是会长大的,会交上新的朋友,有更多的社交,而不是把海豚玩偶一直当作自己的朋友。但是如果一直没有朋友呢,一直不习惯社交,一直被别人当作骗子,一直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而被疏远。花京院曾经觉得这样也没关系,他有一个柔软的海豚玩偶,虽然并不是特别好的布料,因为洗了太多次毛料也变得不太顺服,冬天还带着严重的静电。表面的颜色已经变得黯淡,因为长期抱着而把棉花挤得有些变形,棉花的走位让尾鳍变成一个干瘪的空套子。

 

那又怎么样,这样的大小刚好合适安放在弯曲的手肘上。每次入睡枕着海豚的宽吻,都能感觉到从里面透出来的暖。比人类要温暖多了。

 

这并没有什么,每个人都需要一个解压的方式,而且承太郎也挺喜欢海豚的。花京院搬家前坐在旧房间抱着海豚玩偶拍了又拍,手指抚摸着玩偶表面,不再细腻的绒毛从指缝间挤出来。他知道承太郎大概能包容自己抱着玩偶入睡的习惯,但终究还是把玩具放下了。他不想冒这个风险,万一承太郎不喜欢呢,万一会对毛绒过敏呢,万一觉得自己太过幼稚呢。把海豚玩偶放在床头,想到可能会落上灰尘,于是又倒回来套上了一个绿色的袋子。花京院觉得自己应该早点习惯没有海豚玩偶的日子,如果能在搬家前送去孤儿院或者旧物回收站帮它找到下一任疼爱它的主人就好了。关上门时花京院带着一丝遗憾,虽然不想承认,他舍不得这个玩偶,而且也太过在意承太郎。

 

这么难得遇到能一起相处的人,花京院安慰着自己,不做上一些牺牲可不行。

 

花京院的眼睛有些发红,他这几天睡的不好。新买的床有些太软了,搬家的整理工作也太累,承太郎体温偏高贴的自己有些出汗,没有海豚玩偶在怀里自己的手不知该如何安放。他试着往承太郎的怀里埋,勾着他的脖子缠绵地吻,同时安慰着自己,没关系,过段时间会习惯的。没关系,过段时间会睡着的。

 

过段时间是多久,花京院也不知道。他只能躺在床上揉着发干的眼睛,熬过去,熬过去。

 

他觉得自己很快就能适应不依赖柔软毛绒玩具的入睡模式了,就像一种必须经历的仪式。适应后自己就会完成蜕变,变得更加独立更加坚强。但是承太郎在今天,本该是个甜蜜的日子把这该死的东西给带回来了。

 

承太郎不顾法皇不断施加在手上的力气,直接走向花京院。他的宽厚温暖的手捧起花京院的脸,指尖抚过花京院脸上浅浅的疤痕。法皇慢慢消失了,只在承太郎手腕上留下深深的勒痕。花京院眼里带着被看不起的愤怒和委屈,但也没有抗拒承太郎贴上来的拥抱。

 

“我觉得你会想要这个,因为你的家人说你一直都很喜欢。但是我叫他们做了一下修补····”承太郎掏出里面的海豚玩偶,还是那个黯淡的颜色,但是里面的棉花已经被更换过,尾鳍恢复了形状,毛料表面也经过仔细梳理和清洗恢复了一部分神采。花京院侧头看了一眼,再把头扭向另一边,刘海被挤地贴在承太郎的胸前向上弯成了一个滑稽的形状。

 

“承太郎,你就仗着我喜欢你吧。”花京院的气还没有完全消。

 

“嗯。”承太郎用手给他梳理了一下因为静电而变得毛躁的红色刘海,“情人节快乐,我也爱你。”

 

加上一个甜腻的吻,现在气完全消了。


END


评论
热度 ( 32 )
  1. KAKYO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谁家哒gee

© KAKYO | Powered by LOFTER